BOB·游戏(中国) - 官方网站欢迎你

栏目导航
联系BOB
服务热线
400-026-1789
丰富的工程案例,
众多的合作客户,
精良的仪器设备,
细致的周到服务,
欢迎朋友们光临惠顾!
地址: 安徽省马鞍山市
当前位置:BOB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22-09-17

BOB记者/徐天

发表于2021.5.31总997期《中国新闻周刊》

一场颠覆性的讨论正在中国能源领域展开。话题是中国目前在役的1000多座燃煤电厂是否会获得“死缓”?未来中国的电力系统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

BOB这个大讨论从2020年开始就一直在发酵。当时,马里兰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华北电力大学联合发布了《加快中国燃煤电厂退出:逐厂评估探索退役可行路径》(以下简称“退役路径”)报告。 “报告)。报告认为,加快中国电力行业深度减排,推动传统燃煤电厂有序退出能源系统是可行的。“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应停止新增煤炭——火电厂,并在短期内迅速淘汰已确定的优先退役机组,尽快调整煤电定位,推动煤电由基荷向调节电转变。”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2016年10月,河南某火电厂排烟现场。图片/视觉中国)

BOB报告发布后,在社交媒体和业内人士中引发巨大争议,支持和反对“煤电退出”的声音也不少。一年后,这些辩论似乎更加紧迫和现实。去年9月,中国首次宣布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力争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电力行业是最重要的碳排放行业。 2020年,中国电力行业碳排放量将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37%。一煤一煤的优势在电力行业非常突出。

能源基金会CEO、中国区主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中心原副主任邹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关于电力系统未来命运的探讨涉及供电、电网、负荷、储能、电力市场体制机制等。他透露,电力行业碳达峰行动计划正在讨论和规划中,包括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部门参与,两大电网和五个发电集团也是重要影响力量。今年内,将出台重大政策,电力行业走向高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一个逆势上马的煤电项目

BOB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注意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为拉动投资、拉动经济,大量煤炭电力项目逆势上马。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公开数据测算,2020年新批煤电装机总量为4610万千瓦,约占“十三五”期间批核总量的32%,即2019年获批总数的20%。3.3次。

特别是2020年第四季度,在中国明确提出碳达峰和碳中和双碳目标后,湖北、江苏、贵州等地仍有12个地方发改委部门负责煤电项目80万千瓦,占年吞吐量的17.5%。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组织也注意到了这一趋势。 2021年3月29日,绿色和平发布简报《2020年煤电审批热潮不能在“十四五”期间重演。简报指出,2020年新批燃煤电厂数量将出现反弹》 ,而“十四五”前,4610万千瓦的地方燃煤发电将冲上前去。简报的作者、绿色和平项目副主任张凯表示: 2020年各省批准大量燃煤电厂,与我国绿色低碳发展的中长期战略需要背道而驰。”

BOB“十三五”期间,我国新批煤电装机总量呈U型曲线上升,显示了严格控制新增煤电项目的难度。

煤电行业多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的泥潭,长期亏损高达50%。国资委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国家能源集团、华能、大唐、国家电投、华电五家主要电力央企负债总额1.1万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73.1%,亏损54.2%,累计亏损3.79.6亿元。 2018年西北、西南、东北地区15个省区的央企煤电业务整体亏损。以西北地区为例,甘肃是煤电大省,但截至2018年末2018年,甘肃省19家煤电企业整体累计亏损176亿元,4家资产负债率超过200%。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减少煤电是中国许多地区的问题。为化解煤电产能过剩局面,监管部门尝试了多种管理措施,严格控制煤电规模。国家能源局先后两次叫停多个省份不符合核准建设条件的新建和在建煤电项目,并发布三年内各地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不允许电力冗余,不允许新建煤电项目。 2016年首次发布预警时,除西藏未纳入评级外,中国只有6个省份被划分为绿色和橙色区域,其余均为红色区域。

西北五省区煤电一体化是在严格控制煤电项目的前提下进行的。 2019年以来,国资委在甘肃、陕西、新疆、青海、宁夏5个煤电产能过剩、煤电企业持续亏损的省区开展资源整合试点工作。核心方案是“一省一企”,即每个省只保留1家央企的煤电龙头,其余4家央企在全省的煤电企业转入龙头央企。具体而言,华能牵头甘肃,大唐牵头陕西(不包括国家能源集团),华电牵头新疆,国家电投牵头青海,国家能源集团牵头宁夏。 2020年12月,随着新疆相关煤电厂交接工作的完成,西北五省区煤电一体化初步完成。如果一切顺利,到今年年底,五省的煤电产能将减少多达三分之一。

华能集团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韩文轩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煤电并网正在西北试点,下一步可能在全国推广。正是由于这几年多措并举的严格控制煤电,2020年底装机占比将首次降至50%以下。

然而,一方面是行业的纾困,另一方面是煤电的严控政策不时重复。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第六巡视组指出,在国家能源局内部,生态环境保护没有放在高位,没有与能源发展有机结合和考虑。这是导致我国能源产业长期粗放发展的重要因素。原因。绿色和平认为,煤电审批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能源主管部门放宽了煤电风险预警机制。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各地区煤电规划建设风险提示,红色区域数量逐年减少,2021年为17个,2022年为8个,2023年为3个。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3月10日,安徽淮南某煤仓内,取料机正在配煤。图片/视觉中国)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所特聘副研究员李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型煤电项目对拉动就业和地方经济的作用非常明显。事实上,由于煤电行业亏损,几家主要发电央企的投资意愿并不强烈,主要受地方政府推动。另外,省电企业的积极性也比较高。

据袁家海统计,目前处于开发阶段(在建、延期、暂停、封存、已核准、已开发待核准、已公布)的煤电项目总装机容量4.13亿千瓦。如果全部建成,装机容量将占全国现有煤电装机容量的40%,对实现碳达峰将增加很大阻力。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在《中国“十四五”电力发展规划研究》中明确指出,目前燃煤发电机组每增加1亿千瓦,不仅会增加资产损失超过3000亿元,也导致到2030年清洁能源装机减少约3亿千瓦。

电力行业何时会达到顶峰?

4月22日,在地球日领导人气候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严控“十四五”期间煤炭消费增长,逐步减少“十五五”期间。 .

中国领导人首次明确“严控煤电”发出了强烈信号。绿色和平中国区首席代表李岩认为,煤炭问题是中国碳减排的重点。 “十四五”总体规划没有明确提出能源转型和煤炭相关的路径设计。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明确指出,控煤将是未来中国减少碳排放的主要手段。她认为:“十四五的严控和十五五的下调,实际上已经预示着未来五年内煤炭消费增长将告一段落。”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2017年6月23日,天津陈塘热电厂3个烟囱和1个水塔被爆破拆除。该热电厂于1995年正式投产,2015年3月停产。摄/记者佟宇)

这也是国际趋势,至少有25个国家和地区承诺到2030年停止使用煤炭发电。《中国能源报》报道称,法国计划在2021年关闭所有燃煤电厂,英国决定到 2025 年关闭所有燃煤发电设施,芬兰提议在 2030 年全面禁止煤炭,荷兰将从 2030 年起禁止使用煤炭发电。

中国的煤电会全面退出吗?未来还剩多少?未来的定位是什么? “十四五”期间是否会新增煤电项目?高峰时间如何确定?在电力行业碳达峰行动计划的讨论中,这些都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和马里兰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退休路径”报告得出结论,在气候目标的压力下,中国应在2050年至2055年间逐步淘汰传统内燃机。煤电如果目标更严格,电厂将需要在 2040 年至 2045 年之间逐步淘汰传统的燃煤电厂。

一、,报告作者、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进一步表态。他预计,到2050年,煤电发电量将接近于零,总装机容量将低于2亿千瓦。与目前10.8亿千瓦的煤电装机容量相比,将大大减少。

“风电光伏靠天气,但极端气候会越来越多中国电力能源,老天爷肯定越来越不靠谱。你手里一定有可靠的东西。”中国厦门大学长江学者、能源政策研究所所长林伯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认为如果未来还有一小部分煤电在手,至少他不会恐慌。

在他看来,完全退出煤电是不经济的。在可再生能源是发展方向的前提下,进行碳中和路径的成本比较,即100%退出煤电的成本,以及新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和储能成本,其余部分煤电作为调峰电源,并配备成本碳捕集、利用和封存技术(简称CCUS技术)。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2021年1月,顺昌县涧溪镇农民在当地碳汇林巡查。福建顺昌县纳入5个镇11个扶贫村265名扶贫农民,共计4.3万亩林地。碳汇森林经营,通过“一元碳汇”销售平台进行交易。图片/新华社)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多位受访专家认为,煤电会退出,但不会100%退出。邹骥预计,未来20到30年,可再生能源在中国电力供应结构中必然会占据压倒性的比重,但不排除仍会有少量燃煤发电。到底还剩下多少,业界还没有探索出一个很明确的答案。但它的比例必须非常小,并且可以灵活改装,定位为调峰电源,并配备CCUS技术。

一个更紧迫的现实问题是,我国目前处于开发阶段(在建、延期、暂停、封存、已获批、已开发、未获批前公布)的煤电项目应该开工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将直接关系到中国电力行业何时达到顶峰。如果煤电装机容量进一步增加,煤电发电量增加,电力行业的高峰将不可避免地延迟。

姜克军认为,“十四五”期间,我国根本不需要新增煤电产能。 5亿千瓦的燃煤发电装机容量足以满足“十四五”甚至更长时间的调峰需求,目前燃煤机组已接近11亿千瓦。 “我现在担心的是,在这样的大趋势下,煤电企业还在逆势投资,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投资收不回来。”

不过,不少研究机构认为,“十四五”期间还会有新装置。华北电力大学、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电力规划总院、国网能源研究院分别提出“十四五”期间煤电总装机容量为11. 5亿千瓦,12.3亿千瓦~12.5亿千瓦,12.5亿千瓦,12.5亿千瓦~13亿千瓦,以上不到目前总装机容量8亿千瓦的10.。

韩文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电力行业是“双碳目标”的主战场,必须与其他行业合作,受经济和电力发展速度的影响,非化石能源以功率增量替代化石能源。受用电速度、用电者替代化石能源、煤电发展速度受控等多重因素影响。综合他的判断,国家能源局对电力行业在“十四五”期间实现碳峰值缺乏信心,可能性也很小。

关闭电厂是一场硬仗

郑州容奇(巨集金)热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贾让权,这几年一直为电厂停产而焦虑。

据媒体报道,中央环保督察指出,郑州“火电围城”问题十分突出,全市发电机组中煤电装机占比高达8%9.5%,30万千瓦以下燃煤发电机组比例过大,煤耗过高,偏离经济效益。

为解决这一问题,郑州市要求关停或改造30万千瓦以下燃煤发电机组。荣齐热电的两台21万千瓦机组被要求关闭。贾让权告诉媒体,就在接到停产通知的前一年,他们的工厂刚刚完成了这两台机组的超低排放改造,并通过了河南省环保厅组织的清洁生产检查。一旦停运,4300万元的改造投资将“白费”,电厂5年2亿元的环保投资也将白费。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2020年12月12日,广东深圳大亚湾核电基地四台中微子探测器浸入蓝色高纯水中。图片/新华社)

更大的困境是经济损失和人员安置。如果荣齐热电的两台机组停运,剩余寿命将达到15年,资产损失总额将超过50亿元。工厂内419名员工将直接失业,许多下游供热企业也将受到影响。而且,在听到荣启热电要关停的消息后,各家银行和金融机构纷纷拿出贷款。据2019年媒体报道,该厂相关负责人表示,拖欠工人工资7个月,拖欠煤炭7亿元,拖欠材料较多超过4000万元。

随着全国燃煤电厂陆续退出,容奇热电的困境还将继续上演。陕西一位电力行业从业者在公众号上写道:“在能源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中,火电厂就像大海中的小船,有的在风雨中搏斗,有的在巨浪之中,终将化为灰烬。”

《退役之路》报告统计了1000多家在役燃煤电厂,覆盖了我国90%以上的总装机容量。通过各方的效益测算,报告中得到的最优解为:目前经营10年以上除外。短期内快速淘汰18%的单机容量60万千瓦以下无高效技术的现役机组,其余机组保证最短运行30年并逐步淘汰。使用小时数将从目前的 4350 小时开始逐步增加。到 2050 年减少到 1,000 小时以下。

姜克军建议,取消补贴也要区别对待。补贴总额可按照煤电行业正常运行水平的年份作为参照系。 2016年以前投产的燃煤机组由国家负责。2016年以后投产的燃煤机组属于国家多次责令不得投资燃煤电厂的单位并且仍在逆风运行。他们应该找到自己的出路。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3月4日中国电力能源,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杨店乡大沥水库,在建的渔光互补光伏电站项目。)

煤电行业的失业人员是改革的难点。邹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他们的预测,从现在到2050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新增就业岗位1000万人,即每年新增就业岗位33万个。对煤电行业即将退休的老职工,财政要为底线买单;为中青年创造更多的朝阳产业就业机会,做好转岗培训。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燕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在制定逐步退出煤电的政策和规划时可以借鉴德国的经验。 2020年,德国通过了《煤电淘汰法》和《矿区结构调整法》,规定到2038年将逐步淘汰煤电,针对煤电退出时间表、供电保障、就业安置、相关产业转型、社保等方面进行详细规划。

秦海燕指出,我国要公开、透明地讨论存在的问题,未雨绸缪做好处置方案和财务安排,制定细化合理的煤炭退出路径。这决定了未来10年能源转型的结果以及未来碳中和的成功。

新能源并网的影响

如果制定过于激进的煤电退出方案,不仅会面临技术和经济上的争议,还会面临公众心理的接受。

针对前述“退役路径”报道,有网友担忧,“由于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不稳定性,如果按照《巴黎协定》的目标制定煤电退出计划,那么,在没有石油、天然气少、核电安全和储能技术受限、氢能还处于起步阶段的情况下,我们的能源需求和能源安全可能面临巨大挑战。”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原副局长白荣春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退出煤电首先要考虑的是电力安全。当前,各地区经济发展对电力的需求很大,这也对燃煤电厂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2020年10月,内蒙古呼和浩特蓄水式水电水库。图片/视觉中国)

林伯强指出,核电发展空间有限,水电潜力已大部分开发。由于资源禀赋问题中国电力能源,天然气发电依赖进口,影响能源安全。因此,中国只能选择风电和光伏。

国网能源研究院的一份内部资料也支持林伯强的观点。资料显示,我国水电资源少,成本高。东部和中部地区水电开发率达80%以上。拟开发的水电集中在西南地区。要处理好生态保护、水库安置、输送渠道等问题。成本显着增加,发展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沿海核电场址资源约2亿千瓦,在建0.65亿千瓦。未来发展的潜力也是有限的。内陆核电发展前景不明,“邻避效应”将影响核电大规模发电。开发难度更大。

2020年我国燃煤发电装机容量10.8亿千瓦中国电力能源,占总装机容量的49.1%,其中燃煤发电占60.8 总发电量%。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建华4月指出,据有关研究机构初步测算,到206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比重将从目前的34% 到 90% 以上。

但与煤电的“老大哥”相比,风电和光伏发电目前只能算是“小弟”。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底中国电力能源,并网风电2.8亿千瓦,并网光伏2.5亿千瓦;发电方面,煤电4.63万亿千瓦时,风电光伏发电缺口很大,只有4665亿千瓦时和2611亿千瓦时。

秦海燕指出,必须加快发展风电。 “十四五”期间,风电每年至少增加5000万千瓦,没有上限。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刘益阳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光伏正在大力发展新增装机。期间会进一步完善。

未来大量风电光伏并网后,无疑会带来一个新的问题:会给电力系统带来冲击。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建波表示,新能源消纳与电力系统安全的矛盾突出,给电力系统的市场机制设计、规划设计、生产管理和运行控制带来挑战。 .

中国1000BOB多家在役燃煤电厂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4月12日,在广东珠海金湾海上风电场,技术人员对风机进行了首次定期检查和辅助控制安装。图片/视觉中国)

湖南遇到了“新旧不相通”的明显问题。湖南总装机容量4700万千瓦,其中火电2200万千瓦以上,仅占45%左右;水电和新能源装机过半,但弃风率高达35%。 2020年底,湖南供电出现较大缺口,开始出现停电现象。湖南问题是当前中国电力结构性矛盾的一个缩影。袁家海指出,由于区域资源和负荷矛盾,部分地区电力供应依然紧张。与20年前电力短缺的情况不同,全国发电装机容量发展迅速。此时的问题是“整体电力过剩,高峰电力不足”。并存”导致“全年电多,短时缺电”的现象。

新能源发电大量并网将使电力结构性矛盾更加难以解决。李翔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电力系统需要实时平衡,发电侧必须及时被用电侧消耗掉。如果用电不及时,电力系统就会崩溃。如果电力侧需求过大,供电侧无法响应,电力系统也会崩溃。风电和光伏的大规模并网会给电力系统带来间歇性的挑战。例如,在某一段时间内,风电巨大,风力发电量也迅速增加,或者某一段时间风电突然停电,无法提供风电。

This is also a problem that must be solved for China's wind power and photovoltaics to be further connected to the grid. In Lin Boqiang's words, consumers like clean electricity, but consumers prefer stable electricity. Therefore,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build a flexible power system that can guarantee the safety of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Shan Baoguo,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Economics and Energy Supply and Demand of the State Grid Energy Research Institute, pointed out that the proportion and pace of coal power withdrawal must be based on safety, and "energy transformation without guaranteed safety is meaningless."

my country's wind power photovoltaic development is mainly located in the northern part of the western region where local load demand is low, and the local consumption capacity is relatively weak. For better cross-regional power resource allocation, UHV projects emerge as the times require. Therefore, resources are transported to the central and eastern regions, reducing local fossil energy consumption and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However, Greenpeace's "Economic Analysis and Guarantee Path Research on China's Electricity Supply Security" pointed out that, taking Shandong Province as an example, as a recipient province, there are 8 inter-provincial UHV lines, and only one line has a utilization rate close to 90%. Others are low, and the lowest utilization rate is only 10.27%.

The sixth central ecological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nspection team also pointed out when reporting the inspection situation to the National Energy Administration, "There are problems such as poor policy coordination in the consumption of renewable energy, and 2 of the 14 related transmission channels transmit renewable energy. less than 1%.” As of the end of 2019, the proportion of electricity received from outside the Beijing-Tianjin-Hebei region and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region increased by 4.1 percentage point and 2.7 percentage points respectively compared with 2017, and the increase was not obvious. In addition, of the 12 power transmission channels planned to be completed and put into operation by the end of 2017, two of them are lagging behind for a year, and one has not been completed by the time of the inspection.

This is one of the pain points hampering the carbon peaking scheme of the power system. Zou Ji told "China News Weekly" that in ten years, there will be 6.7 billion kilowatts of new wind and solar installations, which will be built in Inner Mongolia, Shaanxi, Gansu, Ningxia, Qinghai, Xinjiang and other provinces. Which things, north-south channels, and which target markets are sent to, "What is the mechanism for cross-regional electricity regulation? How is electricity price determined? How is electricity distributed? These are all things we need to consider."

Liu Yiyang pointed out that consumption is not mainly a technical issue, but more a policy issue. Greenpeace's report also pointed out that the power-sending or power-receiving provinces' power-related authorities and related companies,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province's economic or business interests, raised transmission and distribution prices, or imposed administrative measures to restrict transactions. The UHV project costs a lot, but the barriers between provinces make the line utilization rate low and it is difficult to recover the cost.

Zou Ji said that in the future inter-provincial power resource allocation negotiation, in order to break the administrative barriers, the government should withdraw, establish a unified market, and let the market mechanism play a leading role. Rising electricity prices may also become the meaning of the problem. Zou Ji pointed out that the flexible transformation of the power system will inevitably bring about an increase in the cost of electricity, but no individual can afford this cost. End users, power grids, power plants and energy storage companies should all participate in cost sharing.

BOBIn the energy reform, there is a saying called "Impossible Triangle", that is, any kind of energy can not be sufficient, cheap, clean and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Lin Boqiang pointed out that the more unstable the power system, the more expensive it is. The government hopes that the price of electricity will not increase as much as possible, but the cost of the electricity system is constantly rising, who will absorb it? In the medium and long term, electricity prices must be refor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