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游戏(中国) - 官方网站欢迎你

栏目导航
联系BOB
服务热线
400-026-1789
丰富的工程案例,
众多的合作客户,
精良的仪器设备,
细致的周到服务,
欢迎朋友们光临惠顾!
地址: 安徽省马鞍山市
当前位置:BOB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BOB:湖北破获特大跨国贩毒案 6毒贩中有4名女性(图)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22-08-30

BOBBOB:湖北破获特大跨国贩毒案 6毒贩中有4名女性(图)

审讯室内,面对藏毒用棉布,孙彩霞无言以对。通讯员 卢贻斌 摄

BOB:湖北破获特大跨国贩毒案 6毒贩中有4名女性(图)

BOB涉案女毒贩之一。 通讯员 卢贻斌 摄

本报讯 (记者 孙明 李璟 通讯员 卢贻斌 实习生 潘正莲) 国际禁毒日(6月26日)前夕,经石首市检察机关批准,孙彩霞等6名贩毒嫌疑人被逮捕。至此,在武汉、云南等地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石首警方历时7个月的缜密侦控,将代号“2011-077”的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胜利破获。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特发贺电嘉奖。

昨日,石首警方详细披露了这起我省今年首起告破的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详情。此案共收缴毒品海洛因和新型毒品1034克,抓获重大毒贩6名。经禁毒民警深挖细查,仅去年10月份至今,毒贩孙彩霞便通过20多个账户给上线“阿兵”打款达800余万元。经过7个多月的努力,石首警方斩断了这条由境外流向湖北的特大毒品渠道。

BOB石首:神秘包裹四五天一现

去年国庆长假,石首禁毒民警发现,两个有贩卖麻果嫌疑的毒贩加快了贩毒频率。

经监控,两人秘密在石首城区绣林大道原油厂宿舍区出没。很显然,油厂宿舍区内隐藏有重大贩毒窝点。

BOB通过对油厂宿舍区排查佤邦毒贩枪支新闻,42岁男子郑南浮出水面。郑本人吸食毒品,又曾因贩毒被判刑,他再次贩毒的疑点陡升。

通过秘密监控,民警逐渐发现,与郑姘居一起的刘娟每隔四五天就要到绣林大道工行和市客运站一次。她每次到客运站都从寄托部取回一个鞋盒大小的纸盒子,用透明胶包得十分严密。

民警没有打草惊蛇。暗中调查,这些纸盒子都是由武汉汉口新华路车站开往石首班车托带来的。

“盒子一定有猫腻,而发货人一定隐藏在武汉!”石首市禁毒大队大队长杨成军和教导员夏登科立即作出了判断,决定在不放松对郑、刘两人监控的同时,转战武汉,顺藤摸瓜,查清他们的“上线”。石首禁毒民警赶赴武汉,对汉口新华路发往石首的班车进行监控。

武汉:贩毒女蛇头“现形”

不久,纸盒子的“送货人”出现。这名戴眼镜的中年人绰号叫“眼镜”,也叫“玖玖”,是个无业人员,与一个叫“黑梅”的娱乐场所“小姐”姘居一起。

围绕两人开始调查,民警查实,“玖玖”真名李建,49岁,武汉人,有三次“前科”,其中两次因贩毒被判刑;“黑梅”真名余琳,37岁,黑龙江省海伦市人。两人均吸毒,极有可能是郑南的“上线”。

“黑梅”、 “玖玖”社会关系十分复杂,交往的许多人也是吸毒者,要想查清其“上线”困难不小。

石首禁毒民警经过几个月时间的侦查,终于发现了“蛇头”的踪影,一个叫孙彩霞的女人进入了民警的视线。

孙彩霞,54岁,租住在硚口区香港印象小区。民警围绕孙彩霞开展了大量调查。有证据显示,孙彩霞与缅甸老街的一个叫“阿兵”的人来往十分密切,每隔一个星期就有一次账户往来,动辄几十万元,而每个星期也总有一个外地女子鬼鬼祟祟出现在孙彩霞家。种种迹象表明,孙彩霞很可能是一个与境外毒枭来往密切的大毒贩。

鉴于案情涉及境外,石首市公安局立即将案情通过荆州市公安局、省公安厅层层汇报到公安部。这起重大案件引起了公安部禁毒总局高度重视,今年3月,公安部将此案列为“2011-077”号毒品目标案件,并限期侦破。

云南:跨境送货人“黑吃黑”

民警赴云南侦查,终于摸清了“阿兵”的底细。“阿兵”1971年6月出生,户口在武汉市武昌区,常年居住在缅甸佤邦老街从事贩毒活动。4月底佤邦毒贩枪支新闻,杨成军获悉,孙彩霞又将70万元毒资打入“阿兵”账户,他立即判断,毒贩很可能趁“五一”期间再次进行毒品交易。

果不出所料,5月1日,“阿兵”派出了“送货人”从缅甸偷偷越境,这是一个带小孩的女子,她一入境,便落入了民警监控视线。

然而,出乎民警意料的是,这个“送货人”在云南境内转了几天后,竟采取“黑吃黑”的手段,瞒着“阿兵”将毒品就地转卖后逃之夭夭,既令“阿兵”“被黑”,也使跟踪的民警无法采取行动。

指挥部分析,孙彩霞既已向“阿兵”账上打了70万元,她一定不会放过“阿兵”。而“阿兵”为了“讲信誉”,很快又会派“送货人”入境。

5月3日,第二个“送货人”偷偷入境了。又是一个中年妇女,反侦查手段也老到,然而岂不知她行动的每一步都没有逃过禁毒警察的火眼金睛。她在云南边境转了两天,于5日窜到昆明市,购买了当日到武汉方向的火车票。当她自以为万无一失登上火车后,她的信息也同时传给了在武汉市等候已久的专班民警,大网在武汉悄然张开。

收网:发现毒贩“化水”藏毒法

5月6日晚7时12分,这名送货女子手提行李包,进到孙彩霞家中。十几分钟后,这名女子换过衣服后准备出门。在四周蹲守的便衣民警一拥而上,将屋内两人抓获。很快查明,送货女子名叫祝欣,35岁,四川南充人。

经过搜查孙彩霞家,民警找到了300多克毒品佤邦毒贩枪支新闻,20多张银行卡,9部手机,屋内还有几个可疑的大铁盆。

7日凌晨,另一路专班民警突袭“玖玖”、“黑梅”的租住房,将两人抓获,并从房内搜出麻果、冰毒334.5克,手枪子弹9发、烟幕弹一枚及其他作案工具。

孙彩霞家中搜出的毒品不像是祝欣新送来的。但祝欣一口咬定“阿兵”只叫她将包带到武汉,至于毒品藏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杨成军拿过空行李包,细细打量,里外反复检查发现并无异常。但用毒品测验器测试,发现背包呈阳性反应。他果断撕掉夹层,发现里面藏有三块棉布,一测试,也是阳性反应。莫非毒贩将毒品化为水藏身棉布内?想起了孙彩霞家中搜出的铁盆等工具,杨成军心里有数了。

见到摆在面前的棉布,孙彩霞傻眼了。她不知道警方掌握了多少证据,也不知道同伙供出了多少,想“戴罪立功”的她开始交代:“阿兵”将海洛因用酒精化成水后浸入棉布之中,将棉布缝在提包夹层,逃过多次检查。民警立即对棉布内的毒品进行了提取佤邦毒贩枪支新闻,共提取毒品海洛因397克。

5月9日,孙彩霞、祝欣、“玖玖”和“黑梅”被从武汉押回石首。当天,郑南和刘娟在石首一并落网。

人物

女毒枭:商界女强人婚姻失败染毒

毒品被称为万恶之源,本案中6名毒贩中竟有4名女性,都充当了主要角色,落网后她们无不流露出对罪恶的忏悔,对自由的向往,对家人特别是子女的思念……然而自己铸成的罪恶只能自己赎。

54岁的孙彩霞本是某军工企业的化验员,20年前与丈夫分手,做过很多生意,在外人眼里她是个精明强干的女人,很会赚钱。但婚姻的失败使她精神空虚,开始吸食毒品来麻醉自己,进而走上了贩毒的道路。贩毒过程中,她靠自己生意场的“精明”编织了一个大的贩毒网络,自认为可以和警察较量一番,岂知结果碰了个头破血流。用她的话说:犯法的事真干不得。

“黑梅”也是个生活在畸形中的女人,37岁的她在娱乐场所厮混多年,被毒品麻醉摧残,看起来全无同龄人应有的风韵。但在姘头“玖玖”眼里,“黑梅”仍有“赚钱”的价值,通过卖身和贩毒来供养他。是毒品使这对男女忘掉自我,在毒品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躲在境外的大毒枭“阿兵”阴险狡猾,采取多种手段雇用一批特殊群体充当“送货人”,其中既有身怀六甲的孕妇,也有身抱婴儿的少妇,还有患有各种疾病和身残的人。35岁的四川南充妇女祝欣便是其中一个运毒“工具”,为了1万元诱惑,身患哮喘病的她,抛夫弃子铤而走险,岂料身陷囹圄。

单亲妈妈:被同居男人拖进毒网

在6个毒贩中,认罪态度最好的是刘娟。28岁的刘娟来自河南临颖县一个穷山村,几年前与丈夫离婚,独自抚养女儿,后来到武汉娱乐场所当起了“小姐”,落网时女儿才6岁。

所依靠的男人成了恶棍

两年前刘娟结识了刚刑满释放的郑南。郑南很会乔装打扮,对刘娟体贴入微。刘娟渴望有一个好归宿,爱上了这个大她14岁的男人,并带着女儿来到石首,与郑南同居了,为掩人耳目还买了个假结婚证。

很快郑南的嘴脸暴露无疑,以赌博为业,动辄数万元的输赢也很快使他入不敷出,他吸食麻果、冰毒,精神旺盛,但时间一长脑筋也不太正常,开始疑神疑鬼。刘娟对频繁同房稍有不满,他便认定她有外遇,大打出手,甚至将她打伤。过后见到遍体鳞伤的刘娟,他也后悔过,甚至用刀砍断了自己的一截手指。

心怀侥幸被拉下水

去年9月,见下锅米都没有了,郑南竟打起了以贩养吸的念头。贩毒必须要有毒源佤邦毒贩枪支新闻,郑南鬼点子多,他想起当初刘娟在当“小姐”时,有一个要好的姐妹叫“黑梅”是个吸毒者,结识的“三教九流”人员也广泛,一定有门道。于是他向刘娟提出了通过“黑梅”“进货”,在石首贩毒。

刘娟后悔嫁给了“瘾君子”,却不敢反抗和回河南老家,一是父母年纪大了,老父又患有肺癌,家中贫困,她不知回去如何面对;二是郑南扬言只要她走便给她“好看”,从精神和身体控制了她。当郑南提出贩毒,刘娟明知这是条死路,却在他的软硬兼施下,怀着侥幸心理上了“毒船”。

狡猾的郑南还制订了贩毒方案:网上交易打款,货由客车司机携带,人货分离,以保万无一失。

头一次,刘娟用手机给远在武汉的“黑梅”打通了电话,寒喧后直奔主题,提出要5000元的“货”,没料到“出货心切”的“黑梅”十分痛快,与李建策划后,不等款到便包了5000元的冰毒、麻果,由李建送到了从汉口新华路车站至石首的班车上。这种先货后钱的举动一时使郑南非常“感动”,庆幸找到了一条发财的渠道。

惦念无人照看的女儿

郑南一边指使刘娟在前面负责打款和“接货”,一边找了两个“小兄弟”负责“卖货”。他自己不仅不出面,还常住宾馆,并逼刘娟写了一个“家中有毒品是有人要害郑南,与他无关”的“证明”,放在家里,预备一旦被民警抓获,好洗刷自己的嫌疑。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落网后,刘娟悔恨交加,她痛恨自己认识了郑南,担心父母难以承受打击,更担心小女儿今后的出路。禁毒大队民警从人性化执法角度出发,在看守所让刘娟和女儿通了电话,并多次给刘娟的哥哥打电话。其兄终于把刘娟的女儿送回河南老家。

本组稿件所涉嫌疑人均为化名

法律链接

BOB根据我国《刑法》规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